17

全部文章都不授权!谢绝转载!!!缺失文章都在wb补档。wb:雪碧喝喝(绿色乌龟头像)

【最后一天|23:00】最后一分钟

上一棒@轩子鹤. 

主办方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
“小福星生日快乐!”





全文如下:

 

“燕城时间八点整,属于人类的最后一天……”电视机上的新闻播报没有因为阳光的升起有任何停留。

 

早已被预言的世界,终于在人类的毫无保留的汲取之下走到了生命尽头。不知道是谁预言的最后一天,地球终于进去了所谓世界末日的倒计时。

 

没人愿意等到生命终结,学校和工厂停止学习和工作,从家里看下去甚至看不到多少在路边行驶的车辆。

 

在世界灭亡的最后十六个小时里,没有人能够直面死亡。

 

天空风平浪静,蓝天白云应该预兆未来的美好。日历上的时间是八月四日,肖战转醒的时候王一博还在他身旁沉睡。

 

他的爱人,眉间有一颗漂亮的小痣。肖战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个秘密,是他跟王一博的第一次相遇还是什么时候。

 

那天做爱的时候他抬头看王一博,在那人淌落汗珠的脸上看见了这处精致。从此以后肖战额外偏爱王一博眉眼的这处秘密,这个淡淡的漂亮小痣,只有他吻过。

 

吻跟平日里的每一天一样落在了那里,王一博就在肖战的轻吻中慢慢转醒。

 

他唇角带着笑意,重新闭上了懵懂的眼睛。手臂揽过了自己的爱人,将肖战重新锁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

很温暖的拥抱,落在肖战唇边的吻还带着晨起的香甜。他们搂在一处交换着给彼此的早安吻,没有人会提及世界的倒计时。

 

回笼觉缠绕着被窝的温暖,王一博缩进了肖战的肩窝,迷糊着问他的爱人:“早晨想吃什么。”

 

这是重要的问题,每一天都要好好吃饭。

 

“想吃滑蛋,还要豆浆,还要……”

 

“还要玉米粒,多加芝士跟沙拉酱。”王一博接过了肖战口中的话。

 

他们拥抱着起身,身上穿着同样的睡衣,黑白色的斑点,肖战曾经笑着说他们两个看起来像是斑点狗。

 

家中的空调好像存香,早餐被王一博端上餐桌,彼时的肖战在切水果,草莓跟青提的颜色搭配很好看。

 

第一口要给王一博,他总是这样偏爱。坚果的餐碗里放着美味的三文鱼罐头,它看起来吃的很香。

 

肖战伸手摸猫咪的脑袋,被王一博催促着去洗手吃饭。

“今天芝士放了好多。”他吃着玉米粒跟王一博说,阳光落在肖战的脸上看起来很漂亮。

 

这是他们每天都会做的事情,在没有拍戏的休息日一起睡回笼觉。有时候也会忘记一日三餐的健康,胡闹到中午才愿意起身。

 

早餐过后他们就躺在沙发上聊天,看着最近有送来了哪些剧本。肖战坐在沙发上用ipad画画,王一博忍不住凑过去看。

 

“在画什么?”他从后面抱住了他的爱人。

 

屏幕上是他们两个和一只猫咪,肖战侧头看他的时候轻轻吻了吻他的鼻尖。他们总是爱这样接吻,在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

王一博将肖战抱进了怀中,伸手捏了捏肖战的掌心,还有他腰间的软肉。

 

“我画的好吗?”他听见了肖战问。

 

“好,画的很好,等等要发绿洲吗?”王一博问。

 

肖战还从来没有发过关于他们两个的画,王一博却知道相册里保存了很多很多。

 

肖战没说话,在王一博的怀里给他们的Q版小人填色。从早晨画到正午的阳光,王一博搂着他问他今天中午想吃什么。

 

外卖的业务早就停止,肖战说他想吃王一博煎的牛排。他的笨蛋爱人没有下厨的天赋,原来在节目上的时候连拍黄瓜都做的不好。

 

可肖战喜欢,“我想吃你煎的牛排。”他在王一博面前娇气,用脚踩着爱人的大腿道。

 

牛排煎的有点焦,这是王一博的正常发挥。沙发上画画的肖战完成了最后一笔,他听王一博的话将一家三口的画发了绿洲。

 

没人知道互联网会闹成什么样子,或许世界末日才是人类关心的最大事情。也或许还有人在世界结束的最后一天关心他们过的好不好,他们够不够幸福。

 

牛排入口很香,笨蛋掌控不了火候。可肖战还是说很好吃,只要是王一博做的东西他都会说很好吃。

 

这是他的偏爱,是他给王一博的爱情滤镜。从几年前他们相遇时就如此,从他在节目里第一次跟那个少年见面就心动。

 

他好喜欢王一博,所以尤其钟爱夏天。即使肖战很怕热,即使晚上做爱的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是汗,他也还是很喜欢。

 

喜欢王一博凿给他吃的杨梅冰,喜欢王一博剥好递到他嘴边的荔枝。

 

“又在想什么?天气太热了没胃口吗?家里的空调已经开得很低了,等等吃完饭我们吃一个冰激凌。”

 

王一博开口说着话,已经过了好多好多年,他已经不是当时只有二十岁的毛头小子。

 

“我新给你买的,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。”

 

“喜欢。”肖战抢着说话,“你买的东西我哪次不喜欢我了?”

 

王一博总喜欢送他奇奇怪怪的东西,有时候是拍戏路上买的小东西,有时候是地板上捡到的一个形状漂亮的小石头。

 

所有王一博觉得好的东西他都要送给肖战,而肖战每一次都说自己很喜欢。他也会轻轻跟王一博说不要浪费钱,却在王一博送给他贵重物品的时候吻住爱人的唇。

 

“切牛排好累,你能不能喂我吃。”他很少跟王一博提出这种要求,普遍都是肖战不愿意吃饭王一博在身后追着味。

 

爱人之间的小情趣,永远被珍视的另一方。他的王一博甚至连假装无奈都不会,心甘情愿将肖战那一份牛排切成小小块。

 

他抱着肖战坐在怀中,跟喂小孩一样将牛排递到了肖战的嘴边。

 

三十岁的人还没有长大,胡乱抓着王一博的头发玩。肖战坐在王一博的腿上发现了一个新的秘密,“王一博!”

 

他的语气里都是惊奇,“你长了一根白头发。”

 

黑色的发丝里有一根白发,肖战轻轻抓出来捏在指尖。他又被喂了一口牛排,“是啊,我都老了。”

 

“你哪里老了啊?你老了我不是更老了吗?二十五岁不到的人天天说什么自己老,你是不是傻。”

 

肖战摸着那根头发,“要不要帮你拔掉,不然以后会长更多的白头发。”

 

白头发被拔掉了,肖战捏在指尖递到王一博的眼前要给他看。

 

“都是因为你不好好吃饭,天天喊热,肖老师要怎么补偿我?”王一博问。

 

肖战轻轻切了一声,将王一博的白头发捏好放进自己睡衣的口袋:“我也有白头发,你怎么不说是被你气的。”

 

王一博才不会气他,王一博只会追着他喂他吃饭。

 

牛排吃不下,肖战伸着懒腰想要躲。

 

“就吃最后一口,吃了这口就不吃了。”那根本就是哄孩子,肖战还是张嘴吃下了最后一口牛排。

 

他可以睡午觉,可以跟王一博一起在床上躺到地老天荒。躺下来的时候肖战睁着眼睛:“我下午还要给你做生日蛋糕。”

 

八月四日了,明天就是王一博的生日,他们没有人提到世界末日。

 

“家里没有水果可以做夹心了。”

 

“草莓呢?”肖战问,他突然又想起来冰箱里的草莓上午就被他吃光了。“那我们做纯奶油的蛋糕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纯奶油的生日蛋糕,他们做的一点都不好看。窗外已经迎来了世界上最后一场日落,月亮慢慢挂上了树枝。

 

城市里看不到星星,今天的月亮却尤其亮。没有人说要吃这一个等待零点的生日蛋糕,他们坐在窗边看着世界上最后的万家灯火。

 

隔着窗听不见哭泣,世界上的哀嚎声都被屏蔽。王一博跟肖战的眼睛里只有彼此,世界末日也没有关系。

 

他们开始聊天,聊相遇相知相爱的那几年。他们谈了很久的恋爱,他们明明已经聊过这些话题特别多次。

 

可是啊,他们还是说不完。

 

“就是很喜欢你啊。”肖战说,在很久很久之前,他就很喜欢王一博。

 

“染着蓝头发,也不跟我说一句话,你说你这个小孩怎么那么臭脾气啊。”他跟王一博说。

 

王一博不是臭脾气,他是不知道怎么跟肖战说话。他的嘴巴从来说不过肖战,也只有在拍戏的时候动用武力才能成功。

 

那时候是暧昧期的打闹,现在他才不会欺负肖战。要抱着爱人在怀里坐好,亲他的唇讲明天的天气预报。

 

是晴天,手机上的日出时间是明早的六点三十七。

 

“我们还说今年冬天要结婚呢。”肖战靠在王一博的怀里轻声说。

 

世界没有冬天了,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二十三点。世界末日的忧伤好像快要降临,他搂着王一博不再愿意放开。

 

“结婚了。”王一博开口说:“我们早就结婚了。”

 

“你忘了吗,拍戏的时候一起拜过堂。古代的人不是说,拜过堂的人就算成亲了吗?我们早就成亲了。”

 

好多年了,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。肖战突然眼睛有点红,生日蛋糕还摆在他们的旁边。

 

坚果今天开荤,家里的罐头都随它吃饱饱。小家伙已经困了,缩在沙发上睡得正香。

 

小动物不懂离别,它以为明天醒来一样是好天气。城市里的车水马龙还在继续,它还是会等着爸爸跟爹地回家。

 

“王一博。”肖战开口,“你下辈子也要来找我。”

 

“不要忘记我,要一直牵着我的手。你不要那么迟才来好不好,不要等到我二十五六岁了才跟我相遇。”

 

“你早一点来行不行?我五岁的时候在家门口摔了一个大跟头,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时候很痛。你那个时候就来找我好不好,你给我吹吹伤口的话我一定没有那么疼。”

 

他们相差将近六岁,恐怕那个时候王一博还是刚出生的奶娃娃。

 

可没有人在意那么多,也或许下辈子的王一博要比肖战年长,这些都不重要。

 

“好,我给你吹伤口,打你家门口的地板,他怎么能欺负我家肖老师。”他们一定会再次相遇。

 

世界只剩下最后十分钟,他们要接整整九分钟的吻。亲到双方的呼吸都急促,吻到生命里只能记得彼此。

 

月光如聚,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最后一分钟的倒计时。人类世界的最后六十秒,世界传来的哭声震耳欲聋。

 

“王一博,快要十秒倒计时了。”肖战坐直了身子,跟几年前的那一天一样。

 

他捧着蛋糕,“十。”

 

世界的哭声更大。

 

“九。”

 

“八。”

 

“七。”

 

“六。”

 

“五。”

 

“四。”

 

王一博二十五岁生日最后的三秒钟,肖战闭上了眼睛。

 

“三。”

 

“二。”

 

“一。”

 

他吻住了王一博的唇。

 

……

 

世界走到了尽头,可耳边在沉默了几秒之后爆发了喜极而泣的欢呼声。

 

火山没有喷发,海边风平浪静,板块之间也没有跟他们开玩笑,人类依旧度过了最平淡的一天。

 

“王一博。”肖战叫他。

 

“嗯?”还是有人回答他。

 

“王一博二十五岁了,王一博生日快乐。”蛋糕没有夹心,奶油抹的也不平,它没有蜡烛,却在呼啸。

 

“我们还活着。”王一博道。

 

大家都还活着,手机的通知声不断响起,不知道是谁家的电视声开得这样大。

 

“预言中的世界末日没有到来,人类又迎来了新生……”

 

“是啊,小福星。”今天是王一博的生日呀,是王一博二十五岁的生日。

 

肖战终于忍不住笑弯了唇,他的眼睛好红,猛地扑上去搂住了他的爱人。

 

“小福星生日快乐!”

 

他的爱人,他的王一博,他的小福星。

 

往后的人生,都要平安喜乐。

 

 

END.

 

小福星二十五岁了,小福星生日快乐

所有余本的余量都在这里


在🍑扫描带有🍑图标的那个图就可以了

需要代拍直接私我就行


不是爱人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2126o.success.result.1.5adf48310u9P7z&id=675022975956 


借种:https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2126o.success.result.1.74e34831ZNUtVT&id=666763780685 



【各安本业|17:30】遇见[一发完]

上一棒@上官寒卿 

下一棒@白夜伶伶 

官号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

房东调香师啵x房客设计师娇气包赞


导语:江南跟山城离得太远,那里没有雨季和冬天。



(一)


遇见王一博的时候是一个阴雨天,彼时的肖战刚刚辞去工作,来到了这处江南小镇。


江南的夏季最多雨,眼前虚掩的木门看起来清静。他租下的这个房子在小镇的最南边,远离了吵闹和喧嚣,只剩下门口的青石板路,再往南边便是一条溪流,如今他只要转头就能看见。


“咚咚。”敲门声轻,肖战站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里面的回应。


屋檐挡不住绵密细雨,打湿了肖战的发。


“请进。”是有些低沉的男声,跟肖战想象中的模样好像不同。


他推开了面前的木门,站在庭院中的人恰好抬头,那是他们的第一次遇见。



(二)


“小镇的集市在最中间,你来的时候应该有经过。早晨可以去吃馄饨,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我们这里的口味。”


王一博知道肖战来自山城,他还没有来得及去看看那座城市。只知道山城喜欢吃辣,不似他们江南水乡的入口清淡。


“我们小镇不是旅游景点,跟江南大部分的小镇没什么区别。最近一直在下雨,恐怕你出门也不大方便。”


“没事,我喜欢下雨天。”他听见肖战这样说。


那人今天中午到来的时候还淋湿了衣服和头发,王一博分不清这位长相精致的男人是否是真的喜欢这样的梅雨季节。


“青石板路很滑,走路的时候要多加小心。”



(三)


肖战喜欢江南,他特意去尝了尝王一博推荐的馄饨。虾皮入口的味道极鲜,虽然不似山城抄手入口之后味蕾爆发的爽麻,却带着本地独有的温柔调。


他好像真的喜欢雨天,又或许是这一整个星期江南都没有停过雨。肖战晨起就举着雨伞出门,有时候没过一会儿便会回来,有时候再一次跟王一博碰面却已经是日暮时分。


他好像也犹豫其实日暮,喜欢坐在王一博家的屋檐下听雨,喜欢看阴沉的天慢慢行于黑暗。


“真好。”


“好什么?”蟹黄拌面刚刚放在庭院的餐桌上。


雨还在慢慢下,肖战被王一博的这句话惊了身。他坐在小板凳上扭头看王一博,“我说烟。”


“烟?”


蟹黄拌面很香,是肖战没吃过的味道。他又一次抬头看天空,“炊烟,凑近的时候能闻见木头香。”


这个有趣的外乡人,王一博没忍住笑了。自从几年前他买下了这座院子,遇到的租客没有上千也有几百。


长租短租的都有,来旅游来生活或者是其他需求,什么样的他都有碰见过。可王一博第一次遇见肖战,他没听过有人夸炊烟有木头香。


“来吃面。”他将大碗里的面夹出来,放在了餐桌的另一边。


肖战显然没想到,走到餐桌前的时候还动了动鼻尖。不过他也没有推脱,还是坐在了王一博的对面。


蟹黄拌面很香,王一博处理蟹黄就花了很长时间。他的生活看起来悠然自得,跟肖战想象中江南水乡里的生活差不多。


不过他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,他这几天看见了顶着细雨在农耕的农人,也看见了背着斗笠去打渔的老翁。或者是背着书包撑雨伞上学的学生,他们会避开青石板路上的青苔,不像肖战这个外乡人,总是好奇又小心翼翼踩上去。


“好吃。”他对王一博道。


好吃,这是极高的夸赞。肖战已经入住一个星期,这是王一博第一次看见他鼓着腮帮子吃饭。


跟想象中的不一样,漂亮的男人吃饭的时候像他原来养的小兔子,吃饭的时候又克制又有点急,累了就休息一会再动嘴巴。


蟹黄都跑到了嘴角,肖战抬头就撞上了王一博的眼睛。


“怎么了?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他问。


“没什么。”王一博不欲跟他说,竹筷夹起面条往嘴边送:“你去吃了馄饨吗?”


“吃了,也好吃,鲜肉鲜虾的都好吃,跟我们那里的抄手有点像又不一样。”


山城的抄手是什么味道,王一博不知道。


“怎么会想来江南?”他又问。


唇角的蟹黄还是被发现了,肖战卷着舌头将它舔干净。他随手拿了餐桌木碟上的一枚橘子,在给他褪衣剥皮。


“我刚刚辞职,准备放松放松顺便找一找灵感,又想着要不要自己开工作室,会不会轻松自在一点。”


“你呢?”橘子剥好了皮,看起来可口又美味,“怎么会在江南水乡,你跟我想的不一样,那么年轻的房东,做饭还特别好吃。”


两人碗中的面都已经吃完,这一次却没有跟前几天一样打了照面就离开。江南的夜已经完全暗下去,肖战喜欢的炊烟也漫入云野。


他们坐在庭院下,屋檐处的雨还未停下,门外右边的小溪流打着音调,又顺着黑夜渐行渐远。


“我是调香师。”他看着肖战手中偏偏要剥掉白丝和薄膜的橘瓣,面前的漂亮男人确实跟他想象中一样娇气。


娇气,他没觉得有人娇气过。这可不是自己六叔家的才十岁不到的小丫头,不会跟在他后面叫一博哥哥。


“出租房子,遇见租客。多跟外界接触一点,找一找灵感吧。”他跟肖战道。


那人的橘瓣终于剥干净了,只露出里面的晶莹果肉。他看着肖战一脸期待放进了嘴中,唇角还带着笑意。


“酸的——”


不聪明,王一博也忍不住跟着笑。娇气包当然会觉得酸,现在可不是吃橘子的季节。



(四)


“要我帮你带什么东西回来吗?”肖战出门的时候转头问王一博。


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将近一个月,跟这位年轻房东也逐渐熟络起来。王一博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难以接近,甚至挺健谈。


“二两鲜肉。”他坐在院中的沙发上看书,说话的时候抬头看着肖战。


娇气包就这样出门了,再一次回来又已经是日暮。最近江南的雨依旧如同常日,绵绵不愿停。


二两鲜肉倒是带回来了,今天的晚餐却也迟了。肖战特意买回来了一个芒果千层,递到王一博面前。


“给你买的,怕你不喜欢榴莲,买的芒果味。”


小镇里有茶馆,装修的是江南水乡的样式。肖战最近喜欢坐在里面听雨写生,那里人少清静甜点还好吃。


他昨晚有点灵感,描描画画之下却不小心睡着。店主叫醒他的时候已经日暮,他这才想起出门前说的给王一博带鲜肉回去。


跑去菜市场的时候都收摊了,幸好卖肉的陈叔还自留了两斤。他最近跟肖战聊得熟络,主要是因为这位外乡人夸他家的肉好吃。


刀划了二两递给肖战,睡过头的人又跑去茶馆买了一个他下午吃的千层,还特意换成了芒果味。


“谢了。”王一博接过,毫不客气放在了自己的身侧。鲜肉被放进冰箱,他见肖战的目光还一直跟着自己。


“明天早晨做馄饨的,你要吃?”他问。


肖战自然嘴馋,点头的时候还要矜持一会儿,“会不会太麻烦。”


“不会,反正我自己也要吃。”鲜肉馄饨,他听过肖战说很好吃。


王一博自觉手艺不差,说来其实也是可以出摊的水平。他没跟肖战说,成年人可没有年少喜欢炫耀的小把戏。


可肖战没吃晚饭,他今天错过了王一博的饭点。天中细雨在缠绵中停下,他站在院中看着还站在厨房里的王一博。


他们隔着小窗,这位房主不喜欢开亮灯,房子里昏暗到看不清木头原色。


冰箱又被打开,王一博拿出了几瓶啤酒。他的手很大,一次性可以握好几瓶,“要不要喝一点?”


“好。”肖战答应了。


院子里支起了烧烤炉,在夏天的雨季里显得不那么潮湿。火光成了黑夜里的唯一光亮,代替了被朦雾遮挡起来的月亮。


他知道肖战没吃东西,从橱柜里拿出辣椒粉的时候倒是没有犹豫。冰箱里的食材应有尽有,肖战自己从来不会打开看。


里面有的可不仅仅是二两鲜肉,王一博直接将食材放在铁盘上烤。


“要加辣椒粉吗?”他抬头问肖战。


娇气包点头,辣椒粉便不再掩饰往上加。烤好的肉放在肖战面前的盘子里,没吃晚饭的味又开始叫。


“家里只有啤酒吗?”肖战问。


“你还想喝什么?”


“江南的米酒出名。”他真的很娇气。


米酒甜,王一博拎着啤酒往回走。他从冰箱里拿出了自酿的米酒,打开瓶盖放在肖战的面前。


烧烤配米酒,肖战喝了一大口。他笑出兔牙:“好喝,甜的。”


自然是甜的,甜的应该才适合娇气包。调香师成了烤肉的伙夫,点烟的时候姿势很帅。


肖战不排斥别人抽烟,却也从没觉得男人抽烟是酷帅的象征。但他没想到这位通身雅性的调香师会抽烟,或许在肖战心中王一博的形象跟烟味不符合。


视线又撞到一处,牛肉再一次落进瓷碟。王一博伸手捏下了烟头:“不喜欢?”


他没有灭,拿着也没再放进嘴里。


“不是,只是没想到你会抽烟。”男人抽烟很平常,虽然肖战没有这个爱好。


他才不会跟王一博说,自己刚刚盯着他看的原因是因为好奇,还有觉得王一博有点帅,原来抽烟可以那么帅。


“没灵感的时候偶尔会抽,几个月也没一包。”肖战不懂这是不是解释。


烟头被踩灭,王一博也没有再抽。打火机和刚拆的香烟被放在了一旁的木凳上,肖战相信王一博没有抽烟的爱好。


“我没有灵感的时候就会发呆,听听雨声或者看看雪。江南的冬天下雪吗?”


“下。”王一博边往厨房的窗户走边说,他拿来了肖战特意给他买的芒果千层,“不大。”


“山城不下雪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芒果千层入口应该是甜的,只不过刚抽完烟的王一博嘴巴苦。第一口吃进去的时候其实并不算美味,但是对面的肖战张口却问了。


“好吃吗?”他语气夹杂着想被人承认的期待。


王一博点了点头,勺子再一次往嘴边送。他们一人烧烤配米酒,一人千层就香烟,怎么都像是奇怪的搭配,凑在一起却又刚刚好。


烧烤香,米酒甜。芒果千层味道好,香烟不被讨厌。


就像,江南的馄饨喜欢放虾米,山城的抄手入口爽辣。他早就知道肖战没灵感的时候喜欢发呆,他听雨能听一天,白纸上的写生带着铅笔的软。


肖战喜欢睡觉,他看到过好几次那人在二楼不穿鞋。院子里有当时他特意装的温泉池,肖战却喜欢用脚挑水玩。


王一博喜欢肖战住在这里,喜欢肖战白嫩的脚丫踩着家里的木地板。他每天在肖战出门的时候都会搞卫生,总不能让灰尘弄脏娇气包的脚丫。


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,但王一博却真的有想让这人长住的打算。他的租金其实很高,但他可以不收肖战的钱。


“你——”


“你——”


却没想到两个人同事开口,调香师跟设计师难道也有心灵感应。


“嘴巴。”没有推脱谁先说,王一博指了指自己的嘴角。


肖战的唇角沾上了辣椒粉,他的脸红扑扑看起来让人眷恋。恐怕这位山城来的娇气包酒量不好,且他贪甜喝得急,一瓶米酒已经见底。


手指抹了半天也没有抹到,王一博看着那点红怎么都不愉悦。他伸手要给肖战擦,那人却躲开:“我要自己擦。”


怎么那么娇气,眉头都蹙成了山川。他知道肖战可能真的有点醉,这位设计师确实应该自己开工作室。


他站起身朝肖战走,院子里的竹椅都很矮。王一博蹲下身刚好跟肖战持平,他抓住肖战找不到位置的手往那点红上引。


“擦干净了。”身子完全笼罩住了这位设计师,成年人的感情暧昧又自然。


凑近的时候王一博也没有犹豫,他即将要碰到肖战的红唇,可能还会带着一点山城的辣,他没去过的城市。


吻最终却落在了那人的侧脸,肖战的神情看起来隐晦,他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给他烤肉吃的调香师。


“王一博,你对所有房客都这样吗?”



(五)

肖战回了房间,王一博没想到他们会不欢而散。


院子里烧烤炉的炭火还在继续,吃烤肉的人却跑远。那人送的千层王一博还没吃完,他其实一直都不喜欢太甜的食物。


是他想的有点多,恐怕这位娇气包真真太漂亮了一点。收拾烧烤炉的时候王一博没什么表情,没有失落也没有不开心,他像每一日一样平静。


成年人的感情讲究你情我愿,这一次或许真的是他太自恋。


他也不曾跟肖战说出的那句话一样多情,几年的时间里没遇见过一位这样的房客。


江南跟山城离得太远,那里没有雨季和冬天。



(六)


肖战罕见地没有睡懒觉,昨晚的事情他醒来的时候也还记得。王一博亲过的肌肤还有点麻,那里不知道怎么被咬了一个蚊子包。


他抓呀抓也不舒服,想下楼吃王一博昨天说的鲜肉馄饨。


今天的江南却没下雨,少见的阳光快要晒干院子的潮湿,恐怕青石板路上的青苔也不再恼人。


厨房里没有鲜肉馄饨的香气,肖战知道自己今天恐怕没有口福,他站在院子里有点踌躇不定。转头的时候就看见了在低头洗碗的王一博,那人没有抬头看他。


王一博今天居然亲自洗碗,明明平日里他都用洗碗机。阳光穿过木窗落在他身上,衬着洗洁精揉搓出来的泡泡都构成了安徒生的美丽童话。


肖战原没觉得有人洗碗也是有魅力的,王一博身上的围裙也没有烟火气。这位调香师的气质实在太好,就像昨晚他抽烟的时候都是帅气。


肖战突然觉得面前这人好适合谈恋爱,他体贴温柔又适合生活,而且做饭还特别好吃。


而且长得很帅,好像,似乎还比他小六岁。


设计师需要灵感,调香师应该也需要房客。肖战觉得江南能给他带来轻松自在,好像这一个月的每一天他都很快乐。


“调香师。”他没叫王一博,正在洗碗的人却抬起了头。

正如他们初次遇见。


“青石板路好滑。”今天可是太阳天。“你能带我去吃早市的馄饨吗?”




END.


㊗️大家都快乐


Q:微博名称

雪碧喝喝,简介都有大家都不看的吗

所有文章全部都在 v b 补档完了,在这里找不到的直接去v b 看就可以了


 v b :雪碧喝喝



新文设定


故作爱意有白月光的啵x被隐瞒多年的替身赞

结婚多年才发现从头到尾我就是个替身


在vb更以后不会在lof同步更新了

有兴趣的去vb看吧 vb:雪碧喝喝


今天禁娱不更文,以后lof也不会再继续更新新文。

从下一篇开始的新文全部在vb更新,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关注一下 我的vb:雪碧喝喝

新文还是明晚七点更,在vb,lof不同步更新